澳门正规赌博网址

教学文章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教学文章

正文

    国外关于翻转课堂的理性思考

    发布时间:2017-11-04作者:审核:点击:
    附件:

      翻转课堂有着区别于传统课堂的独特优势,在领军人物萨尔曼·可汗(Salman Khan)、乔纳森·伯尔曼(Jonathan Bergmann)和亚伦·萨姆斯(Aaron Sams)的推动下,翻转课堂在美国中小学逐渐获得认可,发展迅速。然而,翻转课堂这一新型的教学模式同样存在问题和挑战,只有冷静看待和理性思考才能找到更好的解决办法。本文通过对国外专家学者理论观点的比较研究,从学习环境、教学模式、教师素养、学生层次、考核评价和实施效果等方面进一步归纳总结并提出理性思考,以期对时下的探讨提供一定的借鉴和参考。

        学习环境未必支持“翻转课堂”

        美国的教育工作者利萨·尼尔森(Lisa Nielsen)指出,在看到翻转教学带来的益处的同时,更应该对它存在的缺陷提出关切。首先应该正视的就是学习环境问题,因为很多学生家里并没有实施翻转课堂教学模式所需的技术设备,因此他们不具备进行翻转课堂学习的基础。显而易见,翻转课堂对于信息技术提出了新的更高的要求。一方面,我们要充分考虑每位学生在家能否顺利访问和浏览在线视频。由于不具备访问网络课程资源的条件和途径,部分学生对于翻转课堂还没有充分的准备,因此我们需要充分考虑学生的家庭网络环境。即便身为翻转课堂的创始人,乔纳森·伯尔曼也认为,这一模式像教育领域的任何实践模式一样,存在着不足。他认为,翻转课堂最大的争议之处在于不是每位学生都有观看课程的必要技术。来自低收入家庭的学生可能没有获取翻转课堂所要求的互联网技术的途径。有时教师在上课之前或放学之后提供使用计算机的机会,帮助来自低收入家庭的学生。如果学习必须要在家里使用计算机技术的话,学生的学业成就差异也可能因此而拉大。另一方面,由于各地区经济发展不均衡导致的硬件设施不完备也是翻转课堂推广实施面临的一大难题。来自加拿大萨斯喀彻温省穆斯乔草原南高中的英语、科学和技术教师雪莱·赖特(Shirtey Wright)撰文指出,在她的翻转课堂实验中,有些学生使用的设备是自己的iPad、电脑和手机,但有些学生没有任何设备,只能与同学分享。这使得翻转课堂面临着新的问题:学生学习环境的不支持,让学生的学习效果大打折扣。

        由此可见,并不是所有的地区和学校都有条件开展“翻转课堂”。不少学校无论是硬件层面(技术、经费等方面),还是软件层面(思想、管理等方面)尚不足以支持大面积地进行翻转课堂的实施和实践。学生是翻转课堂的中心,我们需要考虑的不仅是学校具不具备资质,更多的是学生具不具备条件。如果学生不具备支持翻转课堂的学习环境,那么后续的学习活动、学习效果就无从谈起。

        “翻转课堂”未必超越传统课堂

        源于美国的翻转课堂从教学程序上看,实际上是“先学后教”。它解决了学生在做功课时遇到难题而教师不在场的问题,预先录制好课堂的讲授内容,让学生把观看视频学习作为家庭作业的一部分,然后利用课堂教学时间,帮助学生解决出现的问题,帮助学生进一步弄清楚他们不懂的概念。翻转课堂在教学流程上做出了巨大的变革,然而我们所关注的是学生在家观看视频与传统的在教室听课所接收的教学信息基本是一样的,接受信息的方式也差别不大。

        首先,翻转课堂的教学形式与传统课堂没有本质的区别。雪莱·赖特认为,翻转课堂并不是现有教育的救星,因为“晚上看授课视频、白天做课堂作业”形式只是传统课堂的重新安排。她分发给学生的不是授课视频,而是旨在引发学生好奇心、启发学生思考的短片,这些视频短片配合着班级博客一起使用,帮助学生组织、交流和理解材料。其次,翻转课堂中师生互动也不是同步的,学生在家自主学习的过程中与教师依旧不能进行实时互动。学生的知识结构特点和对知识的理解是有偏差的,这也是学生在学习的过程中出现问题的原因。当学生产生问题的时候,在传统课堂中教师可以当堂解决学生提出的问题,还可以对学生的学习情况进行及时有效的监督与反馈。学生在学习过程中除了教学接受和消化吸收外,还有知识运用和知识检验两个重要的环节。在传统课堂中,这些环节都包含在一个完整的教学流程中。而在翻转课堂中,它们是分散的、不连贯的,知识运用一般通过家庭作业或者其他学习活动完成,知识检验则是通过考试或其他教学活动甚至是非教学活动完成。G. B. 约翰逊(Graham Brent Johnson)在他的博士论文里提到,学生反映在家看视频课时很难保持动力,而且经常因为快进而错过了预习教学内容中的重要部分。当学生发现没有办法立即向教师问问题时,他们也表现得很失望和沮丧。

        乔纳森·伯尔曼认为,翻转课堂允许课堂上的个性化指导,但它的目的并不总是为每位学生提供最佳的学习方式。一些学生在电脑屏幕前不能很好地学习。G. B. 约翰逊也指出,不是所有的视频课都会使用基于探究式教学策略的方法。因此,那些努力的学生可能不能完全受益于翻转课堂。聪明的学生几乎使用任何学习方法都能受益。

        基于以上的讨论,翻转课堂与传统课堂相比似乎没有太大的优势,反而从教与学的成本来看,教师和学生可能需要花费更多的时间与精力来完成相应的教学任务。翻转课堂很可能无法达到预想的教学效果,仅仅停留在激发学生学习兴趣的层面,同时也往往容易造成课堂的拖沓。

      教师未必胜任“翻转课堂”

        翻转课堂这一新的教学模式不仅仅是技术和设备的革新,也要求教师改变原有的观念,接受课堂的翻转和身份的改变。在翻转课堂中,教师要改变“以教为主”的传统理念,由主导变为引导,通过引导和答疑检查学生的学习效果,通过学生之间的交流谈论和完成作业、项目的情况进一步把握学生的学习进度。翻转课堂要求教师具备一定程度的信息素养,教师不仅要掌握计算机基本技能,还要学会录制、编辑视频,并利用信息技术工具搜集、获取、传递、加工、处理有价值的信息,以供学生参考学习。教师要对学生进行持续的观察,对学习进程进行评估。在实践过程中,教师要及时对学生产生的问题进行反馈,甚至要忍受教室内有一定程度的混乱。

        然而,在实际教学中,教师除了承担正常的教学任务,还要花费大量的时间在非教学事务上。这些非教学事务可能严重挤压教师从事翻转课堂研究的时间。迈克·埃塞多(Mike Acedo)在《翻转课堂的优缺点》一文中指出,翻转课堂需要花费大量的时间做前期准备,为了保证课堂的高效有序就需要进行认真细致的设计与整合,包括录制和上传视频、把能够增强主题的活动引入课堂中以及激发学生的课堂准备和参与,这些都需要教师投入额外的时间和精力。此外,还有一项调查显示,如果教师承担课程所付出的时间超过了他们所能承受的极限,翻转课堂的开展将会受到很大的影响。一线教师的实际需求可能并不是多么“先进”的教学模式,也不在乎课堂是否翻转,他们关注的就是如何把课堂控制好,如何把课上好,学生如何把所学知识有效内化而已。在美国,还有一位教师在参加完翻转课堂会议后,回到自己的学校实施了翻转模型,但却没有获得成功。在他后来的反思中,他意识到自己的班级需要个性化,并不是一种模型就可以解决所有的问题。同时,教师的教育理念也没有发生本质的变化。雪莱认为,教师选择翻转课堂策略不是为了追求学生中心的方法来进行教学和学习的。传统的学习模式仅仅是被逆转,而不是改造。讲座(直播或录像)仍然是教学的前线和中心。

        翻转课堂中,教学重心的转移无疑对教师的教育理念和专业能力提出了更高的要求。教师要以足够的学识和经验把握课堂、引导学生学习,要敏感地意识到大多数学生存在困惑,并及时形成解决方案。而在充足的课堂时间内,学生可能会提出连教师都没遇到过的各种问题或假设,这是一个不小的挑战。

        学生未必适应“翻转课堂”

        翻转课堂是一种以学生为中心的模式,它强调学生的个性化学习,打破了“教师在课堂上讲课,布置家庭作业,让学生回家练习”的传统学习模式,重点是学生在课下自学,教师由授课转为引导,课堂变成师生之间、生生之间互动的场所,从而达到更好的教育效果。萨尔曼·可汗在他的新书《翻转课堂的可汗学院》中也提到,希望每个班级配备多名教师,可以从不同的角度培养学生兴趣。他希望让不同年龄的学生可以一起学习,让学生能够扮演教师的角色。而在教育资源有限、学生人数颇多、教室格局固定的情况下,翻转课堂恐怕难以达到理想中的效果。

        众所周知,学生的自主学习是一种理想状态。长期以来,学生习惯于亦步亦趋地跟随着教师走,没有强烈的意志支配自己,更难以谈到创造性地超越自我。即便是现代教育技术引入到了翻转课堂,学生对于教学形式的热情往往大于对教学内容的关注。如果没有有效的监管机制,学生的学习热情就会急剧下降,出现知识掌握不牢固的现象。学生很容易在失去外在力量的情况下,不知道如何安排自己,会随意放松甚至放纵自己。既然是个性化学习,学生难免出现课下看不完视频课程的情况,这样上课处理作业和讨论交流的时候就会无从下手,无法完成学习任务。日积月累,学生面临的信息量和知识量就会增加,也会形成不良循环。学生对翻转课堂的接受程度也是我们需要考虑的重要因素之一。Johnson的研究表明,很多学生报告都谈到,在自我控制节奏的学习环境中很难保持动力。在教室里,学生不得不保持学习状态,因为教师会负起责任。而在家里,学生就必须自己为自己的学习负责。学生同样报告说,在家看视频存在拖延的问题,许多学生在家难以跟上教师上课的步伐。

        此外,就目前来看,翻转课堂仍然按学生年龄分组教学。如果我们要实现教育的真正转变,就应该根据学生的发展水平来进行分组教学,而不是将同一个年龄的人安排在同一地点、同一时间教学,这也是翻转课堂从理论上所追求的。此外,教育始终会面对不同层次的学生,真正的翻转应该包括为每个层次的学生精心设计的学习环境,翻转课堂应该仔细思考对学习环境的重新设计,但这常常是被忽视的。最后,视频讲授不等同于学习。翻转课堂建立在传统的教学模式基础之上,也就是教师讲授、学生汲取。这种方法对有的学习者适用,但是很多学生则需要采用建构主义的方法才能达到良好的学习效果。

        考核评价未必匹配“翻转课堂”

        越来越多的教育专家认为强制性的家庭作业是对学生课余时间的剥夺。放学后的时间应该用于追求学生的爱好、和朋友以及家庭成员的交流以及参加各类型的体育活动,用来培养学生健全的人格。因此,课余时间应该留给学生根据他们的需要自由安排。Harding等人的研究表明,视频讲课增加了学生久坐不动的时间,这就剥夺了很多超重的孩子和需要锻炼的孩子进行体育活动的时间。关于额外的屏幕时间的研究显示,学生的肥胖率、发生睡眠障碍的概率都有所增加,注意力问题、焦虑、抑郁发生的概率也增大了。

        Alfie Kohn在《翻转课堂迷思》一书中对家庭作业进行了深入彻底的研究,结果表明家庭作业对学生的学业成绩没有长期的影响。而事实上,翻转课堂恰恰增加了家庭作业。翻转课堂在提供个性化教学并且使得学生成为更加独立的学习者的同时,也潜移默化地增加了学生的学习负担。如果每个课堂都使用翻转课堂这种模式的话,学生将接受相对于原来仅仅参加学校学习的两倍的教学内容,因为学生在课堂里学习一个小时,还要在课堂外额外利用一小时来学习教学材料,这可能也是不合理的地方。与此同时,教师和家长似乎总是不情愿让学生从学习和作业中解放出来,在他们看来,只有一刻不停地投入到学习当中去,才能取得理想中的学习效果与成绩。另外,实施翻转教学可能导致学生花更多的时间在知识的记忆与复习上。对于有的教育管理者来说,采纳这种方法的原因在于可以留出更多的时间用于准备考试。

        利萨·尼尔森(Lisa Nielsen)还指出,翻转课堂增加学生的学习时间是回避不了的。另外,学生每天能够集中精力完成作业的时间是有限的。如果每门课的课后任务都是翻转课堂任务,对于学生来说,课业负担过重,势必会影响学习的效果。